您现在的位置: 霍邱县农机校 >> 教育科研 >> 教研活动www.22412.com >> 正文

浅谈走近学生、走进学生心灵

作者:佚名 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247 更新时间:2018-09-16

    浅谈走近学生、走进学生心灵

 

     吴飞雁

 

 

   6月16日中午,天气极热,幸好中考最后一门考试已经结束。我骑着车子欲出校门,二班的丹丹抱着一沓旧书从台阶上走来,见我,急忙喊:“雁姐,别走!”

     我立马停车,只见丹丹跑入她班主任的办公室,旋即,又冲出来,冲向我,一把把我紧紧抱住,欲语泪先流:“雁姐,我舍不得离开你。”烈日炎炎下,我抱着比我高太多的大姑娘,拍着她的后背,安慰:“别哭,哭中暑了,可不好。何况,随时欢迎你回母校,我,也永远是你的港湾。”

    天热也热不过人心,那一幕是最暖我心的一瞬,同时也是我走进学生心灵的最好见证。

其实,我不能做孩子们的姐,我的年龄比她们的妈还大,我与她们的接触也不过短短的九个多月。

但我从他们身上,学会了很多,更懂得了要想走近学生、走进学生的心灵,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:

一.记住孩子的名字,是走近学生的首要工作。

初接该班语文课,倍感压力山大:本人不才,学生是优秀的,语文却是拖腿学科。我始终信奉马克思的这句名言:“我们每个人都是平等的,你只有用爱来交换爱,用信任交换信任。”。我就尝试走感情路线,第一节课第一句即:我要想教好你们,我必须无条件地爱你们每一位;同样,你们必须无条件地爱我的一切。而我爱你们的第一步,就是迅速记住你们的名字。

于是,每个早自习,你可以看见:学生看着黑板,叽里呱啦地背着他们的任务;我看一眼纸条,看一眼学生,叽叽咕咕地念叨着我的任务——学生的名字……三个早自习后,在教室里,终于扔掉了小纸条。学生一出教室,我却会脸盲。路依旧漫漫,可最终,抵达了目的地。

我不仅叫出了每一个孩子的名字,我还学会了偷懒,只叫孩子的名,不叫姓,“飞扬,跑步不累?”“天拥又请假了”……似乎“丹丹”“小宝”……的叫法,也拉近了我们师生之间的距离。

二.换位思考,是走近学生心灵的重中之重

师生共同的目标是提高成绩,提升素质,但完成这个共同的目标,会产生无数的矛盾,如何解决矛盾呢?爱因斯坦这样说:“生命的意义在于设身处地地替人着想,忧他人之忧,乐他人之乐。”所以,我们做教师的,若换位思考必能使师生间的矛盾得以缓解。

学校布置的有周记,既然是周记,我就死板地认为是一周一记,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写一篇周记,那还不是小菜一碟。出乎意料的是,作业布置下去,贯彻落实情况很糟糕,课代表反映:一篇周记不多,各科作业也不多,只是累加在一起,就是庞然大物了。何况周记这种创作性的活儿,孩子们写起来就不易。任小艾专家不是叫我们和同学商量吗,商量的结果是,周记改为两周一次。宣布时,全班欢呼。我顺便谋了点福利,把这项变革的功劳记到课代表身上,便于她开展以后的工作,也巩固了师生间的桥梁。一箭三雕,何乐不为?

当然,我们不能治标不治本,所以我在生活中常抓住时机对孩子进行作文教学。

一次上课,由某个话题,孩子们聊起他们的老班,说老班是半仙。好奇之后,方知,半仙说咱班的体育课,上天都给面子,结果,该班的体育课都是晴天,哪怕上午下雨,只要下午有体育,保准太阳露脸。多好的周记素材啊!

学生带着我回忆,半仙是如何预测的,那神态,那语言,那动作……学生的周记鲜活起来了,由老班到老师,由学校到家里,由人到物……

我和学生们的心愈来愈近了。

三、勇于克己,是走进心灵的一大秘诀。

据心理学家报道,有一点点瑕疵的伟人比毫无缺点的伟人更受欢迎。

所以当着学生的面承认自己的不足,师生间更易于产生磁场。

最喜欢和学生玩汉字游戏。上课时,一出现生僻字词,我就摸摸脑袋,皱着眉头,很尴尬地说自己不会。刷刷声立即响起,学生争着查字典,抢着当我的老师。当然,现在的学生贼精,几次之后就明白了原委,但仍乐此不疲。

我非圣贤,焉能熟百科?真有不会的,我也大大方方地承认,谁给我解答,我也恭恭敬敬地道谢。

也许正是我自暴弱点,让学生明白,我和他们一样是一个平凡的人,故,他们敞开心扉,等着我走进?

四.认真倾听,才能真正走进学生之心。

樵夫钟子期认真倾听琴师伯牙的《高山流水》,竟然领会出其意境。

故,我们认真倾听学生的话语,定能填平师生间的沟壑。

俗话说,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。所以上课时,我亲眼见到学生做小动作,必会立即请学生站,约莫五分钟后,自己坐下,机灵的孩子象征性站一会,就坐下了。可那次学生的表情却告诉我:“不对。”反思克己后,方悟,可能冤枉了学生。自此,遇到该状况,必请学生自辩,我认真倾听,若合理,立即道歉,并请学生坐下。

眼见也未必为实啊,但耳一定要听。

我们总是认为初中的知识是简单的,是容易的。学生问问题时,总不耐烦听,却不知因此伤了学生。

柴震是个好问的孩子,也是个爱钻牛角尖的孩子。每次我都认真听他问完我认为弱智的问题,然后再分析,并请他自己反省。以后,他的问题越来越有味道了。若我嘲讽他,他定会不问不思考了,那我的罪过就深了。

对单个学生如此,对整班也如此。

作为非班主任,我爱多管闲事,也爱说“我班”。

那天上自习时,和学生天南海北闲聊,学生居然讲到某个老师,说他没素质,满口脏话,动不动就骂人,还动粗,上课啥也没教,对咱班有意见……学生说时,我忍着,一句话也没替那位老师辩解,只是静静地倾听……苦水总算倒完了,我才先替那老师向孩子们道歉,后用换位思考的方法使学生认识到自己也有不对处,并和学生共同想对策,扭转那老师对咱班的看法。

问题的顺利解决,全在我倾听孩子心声的基础之上。若我听孩子讲老师的不是,就反驳,不仅挽不回那老师的名声,连我也要被孩子打入冷宫。

倾听的魅力是无限不循环小数,永远没有尽头……正是倾听,让我和学生的心紧紧地联系在一起。

西方教育科学之父——赫尔巴特说,孩子需要爱,特别是当孩子不值得爱的时候。所以苏霍姆林斯基告诉我们:要像对待荷叶上的露珠一样小心翼翼地保护学生幼小的心灵,晶莹透亮的露珠是美丽可爱的,但十分脆弱,一不小心,就会滚落破碎,不复存在。

我愿用毕生的精力去爱学生,去走进学生的心灵,那样,待到山花烂漫时,我在绿叶丛中笑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8年8月9

 

【字体: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